行业领跑者!

bobbing翻译为,牛顿:像你这样的,比较适合孤独终老

文章来源:真人老虎机777 发布日期:2019-12-24 17:23:15
浏览次数:2928

bobbing翻译为,牛顿:像你这样的,比较适合孤独终老

bobbing翻译为,除了剁手

还有单身汪

据说每逢各个“虐狗节”前夕,脱单率都会比平常高很多。

这不,双11又快到了,不知道为什么,超模君突然变得很受欢迎。

每天都有好几个妹子(偶尔也有汉子)来找我:麻烦帮我点个赞,么么哒。

面对这么多妹子的邀约,我很苦恼,我到底该选择谁。

其实我早就明白,这些妹子只想跟一个名叫“马云”的男人过节,而我只是她们生命中的过客。

不,是路人甲。

看到这个开口大笑的男人,我顿时没有击败他的勇气。

为了“对付”这个男人,超模君唯有请出数学界的祖师爷们来帮忙。

我喜欢你,但我更爱学习

艾萨克·牛顿,英国物理学家、数学家。

博学多才、聪明帅气的牛顿居然也是单身汪?

其实牛顿还是有过恋爱经历的,一段感情因为学习而忽略女友的感觉被甩了;第二段感情其实都要结婚了,谁知道求婚的时候牛顿开了个“小差”,突然间满脑子的二项式定理,他把女友的手指误以为是通烟斗的通条,硬往烟斗里塞,结果把人给吓跑了。

从此之后,再也没有女生敢靠近牛顿了,毕竟你永远猜不到这个男人会拿烟斗烫你哪个部位。

光棍节我还在写微积分,你呢?

戈特弗里德·威廉·莱布尼茨,德国哲学家、数学家

莱布尼兹,微积分的独立创始人之一,也正因为这件事,和牛顿谁都看不顺眼谁。

除此之外,莱布尼兹的研究还涉及政治学、法学、伦理学、神学、哲学、历史学、语言学等40多个领域,人称“十七世纪的亚里士多德”。

但是作为天才的莱布尼兹也承受了单身一辈子的“孤独”。

1675年11月11日,在这个极具历史意义的时刻,莱布尼兹完成了他开创的一整套微积分,三百多年来,莱布尼兹的微积分陪伴了无数孤独的灵魂,今天你微积分了吗?

数学界的单身鼻祖

毕达哥拉斯,古希腊数学家、哲学家

毕达哥拉斯,勾股定理最早的发现、证明者。

毕达哥拉斯热爱游山玩水,而且还是“精神恋爱”的倡导者,高度理想化的他,比起“禁欲体验”更向往人格满足,比起传宗接代更希望精神传承。

对此毕达哥拉斯的亲朋好友都十分不理解,为了摆脱父母的阻挠,毕达哥拉斯只能选择周游世界,陪伴他的只有勾股定理和“精神洁癖”。

“我只想得到你的精神,不需要你的肉体”,这么抽象的恋爱谁敢跟你谈啊...

无真理不恋爱

希帕提娅,女性哲学家、数学家、天文学家、占星学家以及教师

希帕蒂亚,记载以来第一位女数学家。

才貌双全的希帕蒂亚也会面对婚姻问题,“我只嫁给一个人,他的名字叫真理”。

希帕蒂亚作为科学界伟大的女性先驱,却无奈出生于一个宗教统治的社会,在宗教面前,真理一文不值,最终成为了宗教政治斗争的牺牲品。

“凡间”容不下伟人的爱情

尼古拉·哥白尼,波兰数学家、天文学家。

哥白尼,天文学家的祖师爷。

这位伟人更正了人类的宇宙观,却被宗教视为“邪教”,被判终生监禁。哥白尼不仅被迫跟同居十年的女友安娜分开,还被剥夺了结婚的权利。

哥白尼把世人带入科学的世界,“教会”却毁掉了把哥白尼自由、作品甚至爱情。

我的爱情故事都是骗人的

勒内·笛卡尔,近代法国数学家、物理学家、哲学家

笛卡尔被称为“解析几何之父”。

笛卡尔还有一句名言:“我思故我在”,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不适合谈恋爱。

笛卡尔虽然才华横溢,但是由于对科学过于执着,性格又孤僻,典型的只适合跟科学谈恋爱的人类。

我找上帝谈个恋爱

布莱士·帕斯卡,法国数学家、物理学家、哲学家、散文家

虽然帕斯卡的数学很厉害,但他更热衷于神学,可以说他爱上帝胜过爱数学。这种爱对帕斯卡影响至深,导致帕斯卡一辈子都没结过婚,甚至都没有恋爱都没有谈过。

著名的“帕斯卡的赌注”,就是用来说明理性的人应该相信上帝的存在。多年未果,39岁的帕斯卡选择去了另一个地方寻找真正的“上帝”。

我没有足够的“预算”去爱

克里斯蒂安·惠更斯,荷兰数学家、物理学家、天文学家

惠更斯,概率论的创始人。

惠更斯曾公开反对并推翻了牛顿的“微粒说”,可惜上天剥夺了他的健康,当科学和爱情不可兼得的时候,惠更斯选择用自己有限的精力全身心地投入科研事业中。

或许这是一种“比较合理”的选择性单身,把离别的伤感范围最小化。

安能辨我是雄雌

埃米·诺特,德国数学家

诺特被称为“代数之母”,也被爱因斯坦称为“最伟大的女数学家”。

德国数学家兰道曾这样说:“我可以作证她是一个伟大的数学家,但是对她是一个女人这点,我不能发誓。”

作为数学界的雅典娜,诺特就这样“孤军奋战”了一辈子。

古有女扮男装,今有女装大佬

索菲·热尔曼,法国女数学家

热尔曼被称为“十八世纪的希帕蒂亚”。

作为富家千金的热尔曼不但长得好、数学学得好,连乔装技术也是一流。女扮男装、冒名顶替进入巴黎综合理工大学(男子院校)读书。交作业的时候,因为过于优秀被拉格朗日发现,性别自然就暴露了。

不过,拉格朗日作为“金牌讲师”什么场面没见过,当然是选择默默收下这枚优秀的女弟子啦。

当时知道热尔曼真实性别的人屈指可数,谈不成恋爱也情有可原,事实证明理工科的男生即使是单身,也是安(cong)分(bu)守(gao)己(ji)的。

此时的我,只想认真学习。

“超级数学建模”(微信号supermodeling),每天学一点小知识,轻松了解各种思维,做个好玩的理性派。60万数学精英都在关注!